江苏致祥律师事务所

首页| 澳门365bet娱乐场| 365bet台湾| 365bet体育网| 经典案例| 法律法规|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

365bet体育网

365bet台湾

新闻公告

首页>新闻公告

最牛违建为何能长年屹立不倒

 
\
  周强

超声波

敲不开门所以没法管理违建,可信度连“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都不如。

这几天北京和苏州都被曝有“最牛违建”。

北京的“最牛违建”在“着名的高档小区”人济山庄,面积800平方米,照片看楼长出两层楼高的假山绿树,800平方米违建面积不足以道出其壮观。苏州的“最牛违建”在三香大厦,面积150平方米,远不如北京人济山庄的违建,但精致非人济山庄的违建能及,粉墙黛瓦,亭廊飞檐,得苏式园林神韵。违建也有南派北派之别了。

这两处违建刷新了人们对违建的印象。我们看到过深圳“海上皇宫”、广州“别墅航母”、海口富景苑、北京盘古大观、郑州帝湖花园等违建上的鸿篇巨制,但那些多属机构行为,非个人违建。印象中的个人违建,以“乱搭乱盖”为基本特征,或因居室狭小,或为“种房”牟利,总之违建与质量低劣不可分。这两处违建工于营造,品质可观,不属“传统违建”类型。

近些年有的人买了别墅,拆掉重建,算是“高品质违建”,但客观地说,这种行为有违规划,一般并不影响四邻。人济山庄和三香大厦的违建不同。前者导致楼下住户房子漏水,后者侵犯居民共用天台的权利。就影响来说,又与“传统违建”相当。

两个违建最大的共同点,在于历时甚久。从报道看,人济山庄的违建,兴造历时6年;三香大厦的违建,则是落成已有6年。两个违建都是从2007年起就受到居民的投诉,但一直未被制止或拆除。

北京人济山庄违建没管好,物业称因为敲不开门,居委会说“该做的都做了”,城管部门表示上门数次都吃了闭门羹。苏州三香大厦的违建,情况类似,政府部门表示6年前接到过投诉,后来开发商反馈已处理完毕;之后再没接到市民投诉;此次又接市民反映,执法人员去取证业主均不在家。

看,有关执法部门办事,礼数是多么周全。居民投诉违建,他们去现场,吃几个闭门羹,就表示已经进行过管理了。再要投诉,他们就装作没有接到。给政府部门吃闭门羹,好像是逃避管理的有效方法。房子就是私人的城堡,“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从来只是夸张的佳话。政府部门上门,只要你不开门,政府部门就没办法;自古及今,这种事在全世界能找到一个吗?

我固然不认为政府可以蛮横侵犯私人生活,视私人领地的界限为无物,但面对违建、“违建者”对居民利益的侵害,政府部门用“去过了,但吃了闭门羹”来表示无辜,有谁会相信?我看到,当政府部门真的想要找到某人时,“查水电表”、“修煤气”、“送快递”都曾作为敲开房门的技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门而入,也常常有之。当然,违建不宜用强制的办法处理,但要说敲不开门,政府部门就一筹莫展,不嫌托辞的虚伪性太明显吗?一些地方征地拆迁的时候,闭门羹拦得住谁?一些地方街头执法的时候,摊贩的人权和物权又何曾会被尊重?敲不开门所以没法管理违建,可信度连“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都不如吧。

当然,谁能建成“最牛违建”,也令人悬想。人济山庄的“违建者”,据称有“教授”、“中医世家”、“区政协委员”、“奇经疗法创始人”、“国宝级中医药大师”等名头。这些名头,在北京可能都算不上不可一世,但也足可编织起一个亦正亦邪、近官近巫的人物形象,可令人产生一些敬畏感。至于苏州三香大厦的违建,业主现在还很神秘,只知姓陆,传为大官,但相关部门迄今未透露信息,很有为业主保密的苦心。不管怎样,这些人不像拆迁户、小摊贩、打工者那样,适合用“简明办法”去显示管理力度,而值得用“联系不上”、“敲不开门”之类的温柔办法去显示管理的人性化。

对有些人的管理,要摧枯拉朽;对有些人的管理,要和风细雨。——这就是为什么有人听到“城管来了”就望风而逃,而“高档小区”的违建可以存在6年,要等到舆论喧哗才联系到户主自行拆除的原因。

法官违纪违法是人民法院的耻辱,是司法公信的灾难。

——8月15日,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全国法院加强纪律作风建设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坚决支持纪检监察部门严肃查办违纪违法案件,坚决清除队伍中的腐败分子和害群之马。

□时事评论员 刘洪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