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致祥律师事务所

首页| 澳门365bet娱乐场| 365bet台湾| 365bet体育网| 经典案例| 法律法规|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

365bet体育网

365bet台湾

经典案例

首页>经典案例

上海国泰电梯有限公司诉王松勤生命权纠纷二审判决书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2019)沪01民终330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国泰电梯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青浦区赵巷镇沪青平公路32711-103幢。

法定代表人:徐景,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庄鲍林,上海市金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逾伽,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松勤,女,1954410日生,汉族,户籍地山西省长治市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昆伦,澳门365bet娱乐场_365bet台湾_365bet体育网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亚绿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奉贤区金汇镇明星村1103号。

法定代表人:李忠,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弘,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师忠秋,男,1965911日生,汉族,住上海市奉贤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青春,女,196821日生,汉族,住上海市奉贤区。

上诉人上海国泰电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泰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王松勤、上海亚绿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绿公司)、师忠秋、王青春身体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2017)沪0120民初1503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1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国泰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上诉人不承担赔偿责任。

事实与理由:一审法院认定的事故原因有误,电梯层门打开不当只是电梯故障,与安全缺陷无关。涉案电梯已经超出了质保期限,上诉人无需承担质保责任。关于电梯底坑的空间高度问题,《家用电梯制造和安装规范》只是推荐性的,并非强制性规定,不适用于本案,建造规范是亚绿公司提供的,上诉人对此没有责任。技术分析报告并没有认定涉案电梯存在质量问题,在超出质保期后,电梯发生事故应当由所有人或管理人承担责任。上诉人不存在任何过错,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王松勤辩称,涉案电梯是安全缺陷产品,在安装时就存在问题,不符合国家标准。《家用电梯制造和安装规范》是强制性的,相关规范对于保障人身安全有重要意义。根据检测报告,电梯门焊接也有问题,上诉人作为生产商、安装者应当对电梯事故承担责任。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亚绿公司辩称,上诉人一直为涉案电梯提供维修保养服务,一直到20164月交房前都是由上诉人完成的,相关证据已经在一审中提交了。关于事故发生的原因,首先是电梯桥厢与门不同步,这个问题认可一审法院的判定,关于底坑深度的规范,亚绿公司认为设计图纸是没有问题的,底坑深度不是造成事故的原因。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决。

被上诉人师忠秋、王青春辩称,其同意王松勤的意见,根据检测报告,涉案电梯的安装存在缺陷,与事故发生存在直接因果联系,上诉人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201777日,王松勤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国泰公司、亚绿公司、师忠秋、王青春支付王松勤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296,614.13元(以下币种同)。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王松勤与王青春系亲姐妹关系,师忠秋、王青春系夫妻关系。师忠秋、王青春于20151230日向亚绿公司购买上海市奉贤区XX公路XXXX小区XX号住宅房,于2016425日实际交房取得入住。20165月中旬,师忠秋、王青春因私前往台湾,王松勤及其丈夫前往师忠秋、王青春家中帮忙照顾家属。2016519日下午545分许,王松勤在庭院中抱取洗晒的衣物后,回到住宅的地下室,欲乘坐电梯上楼。王松勤手拉电梯门,门即打开,但电梯桥厢并未下达到电梯门口,王松勤进入电梯门后即落入电梯底坑,电梯桥厢下落压伤王松勤。王松勤家属随即报警。在警察和消防队员的救助下,王松勤被施救后即送往上海市奉贤区中心医院救治,后转到仁济医院东院救治,医治诊断为盆骨骨折。

201731日,一审法院依法委托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对王松勤的伤残评定及休息、营养、护理期限、后续医疗进行鉴定后,出具复医[2017]伤鉴字第52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王松勤外伤致骨盆多发粉碎性骨折,内固定术后,骨折畸形愈合,构成十级伤残,伤后可予以休息300日,营养90日,护理120日。需遵医嘱择期二次手术取内固定,可另予休息60日、营养30日、护理30日。赔偿时应酌情考虑该后续医疗费。

2017618日,一审法院依法委托上海华碧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对位于奉贤区XX公路XXXX小区XX号住宅内电梯的安全性能进行技术分析后,出具沪华碧[2017]技字第45号《技术分析报告》,分析意见为:涉案电梯底坑到B1层地坎的距离为0.27m,当其下机械阻止装置起作用且下机械阻止装置所设置的弹性装置完全压缩时,桥厢底部到底坑的距离小于0.27m,不能提供能容纳一个不小于0.50m×0.60m×1.00m的长方体空间,不符合相关标准要求。同时《技术分析报告》提到:因涉案电梯不能通电运行,未能进行动态检测,不排除其他机械、电气原因导致涉案电梯桥厢未到B1层,B1层层门可以打开。

一审另查明,本案涉案电梯由国泰公司生产、制造、安装。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公民的人身权利受法律保护。国泰公司作为电梯的生产、安装者,应对电梯的安全运行、安全保障极尽所责,保证电梯使用人员的人身安全,但根据检测部门的《技术分析报告》显示,本案涉案电梯桥厢在未到达层门时,层门却可打开;且电梯底坑的空间设置亦不符合标准要求,故可认定,涉案电梯确实存在安全缺陷,国泰公司对王松勤损害应承担主要赔偿责任。师忠秋、王青春作为房屋和电梯的业主,在事发前已发现电梯存在故障,但未采取相应维护、修理措施,也未提醒王松勤使用注意事项,故师忠秋、王青春对王松勤的损害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事发当时,王松勤疏于观察,未避免伤害后果发生,也应当承担相应责任。亚绿公司已将房屋、电梯的所有权交付了师忠秋、王青春,且已尽电梯维护义务,故亚绿公司对王松勤损害不承担赔偿责任,但亚绿公司自愿出于人道主义作出部分补偿,于法无悖,一审法院予以准许。一审法院综合分析事发的情况、当事人对事物的认知情况及当事人各自的行为与损害发生之间的因果关系等,酌情确定国泰公司对于王松勤的损害后果承担60%比例的赔偿责任,师忠秋、王青春承担15%比例,亚绿公司承担10%,王松勤自行承担15%比例。

具体赔偿范围及相应的赔偿数额,一审法院分述如下:

对于医疗费,应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等收款凭证,结合出院记录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予以确定,故王松勤实际医疗损失计109,267.32元。

对于住院伙食补助费,王松勤请求按每日20元计,共24日,合计480元,一审法院准许。

对于营养费,应根据受害人的受伤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营养费的标准为每天20-40元。根据鉴定结论,王松勤的营养期为120天。王松勤请求以每天40元标准,一审法院准许,确定王松勤的营养费为4,800元(40/×120天)。

对于护理费,应当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王松勤的护理期为150天。王松勤提供了1,225元的住院期间的护理费票据,剩余133天,请求参照服务行业平均年工资33,720元计算,一审法院准许,确定王松勤的护理费为13,512.01元(1,225+33,720/÷365×133天)。

对于交通费,王松勤请求为2,182元,但提供的证据与本案无必然关系,一审法院难以支持,一审法院酌定为800元。

至于残疾赔偿金,王松勤按相关标准计算为112,672.80元,并无不当,一审法院予以确认。

对于鉴定费,系一审法院委托,且鉴定结果较合理,故一审法院对王松勤主张的伤残鉴定费2,800元和电梯检测费33,400元予以支持。

对于衣物损,王松勤请求酌定500元,并无不当,一审法院予以准许。

对于律师费,系王松勤为实现其权益的合理支出,且金额尚属合理,一审法院按票据确认为6,000元。

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王松勤在精神上确实遭受了较大损害和痛苦,有权通过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形式得到救济,现王松勤请求10,000元,根据损害后果、当事人的过错程度及本地区生活水平,一审法院予以确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王松勤的损失:医疗费109,267.32元、伙食补助费480元、营养费4,800元、护理费13,512.01元、交通费800元、残疾赔偿金112,672.80元、鉴定费36,200元,衣物损500元、律师费6,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合计294,232.13元,由国泰公司负担176,539.28元,由亚绿公司负担29,423.21元,由师忠秋、王青春共同负担44,134.82元,并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付。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5,750元,减半收取计2,875元,由王松勤负担575元,由国泰公司负担1,725元,由师忠秋、王青春共同负担575元。